www.js7799.com

带队获奥运银牌,女乒大换血

十月 15th, 2019  |  技术战术

带队获奥运银牌,女乒大换血。带队获奥运银牌,女乒大换血。2018年瑞典哈尔姆斯塔德世乒赛上,德国女乒小组赛3胜2负位居第三名,在与奥地利队争夺八强席位的比赛中,她们2比3惜败于对手。“以这次德国队的人员配置,小组出线就是我们的目标。”赛后完成目标的施婕终于可以晚起一个小时,放慢生活节奏,在酒店餐厅多喝两杯早餐咖啡。

图片 1

图片 2

带队获奥运银牌,女乒大换血。3月9日,德国乒协公布德国队出战奥运会欧洲区资格赛名单,男队派出波尔、斯特格争夺男单席位。比赛将于4月6-10日在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举行。规则要求每个协会报名人数的上限是3人,最多获得两个单打席位。由于奥恰洛夫在去年欧洲运动会夺得单打冠军率先获得奥运门票,德国乒协男子项目只派出两人参加资格赛,女子项目由韩莹、索尔佳、单晓娜参与角逐。体育主管普劳泽透露,参加预选赛的成员基本锁定里约奥运阵容。这意味着,德国男乒里约奥运阵容与上届伦敦奥运会如出一辙,而德国女乒则上演大换血。

  在说这些带队成绩之前,施婕放下咖啡杯,聊起她初来德国的经历,那一次出国打球的选择,也是她的一次人生突破。“我现在的性格,正是这些年在德国的生活打造而成的。”施婕优雅又自信地说。

图片 3

带队获奥运银牌,女乒大换血。21岁出国打球,原因很简单

带队获奥运银牌,女乒大换血。男队35岁老将斯特格的表现得到体育主管普劳泽和主教练罗斯科夫的肯定,他目前世界排名31位,在在德国队排名第三。“他的表现比较平稳,最近几个月的比赛成绩较好,总体上比队内其他人都要好。”罗斯科夫这样评价道。斯特格是伦敦奥运会团体铜牌成员,2010、2012两届团体世锦赛亚军成员、两届欧锦赛单打奖牌获得者,在刚刚结束的马来西亚世乒赛上战绩为7胜2负,成为德国队“靠谱先生”。

带队获奥运银牌,女乒大换血。  1968年出生的施婕没有进过中国国家队,她每天在河北队认真训练,却因为当时队里人才济济,始终没有站在比赛场上的机会。“我觉得自己的水平和队友们没有差距很大,但也没有比赛能让我们真正较量一下,那我这么多年每天训练,到底练成了怎么一回事?”施婕在面临“放下球拍从事一个稳定的工作”和“继续打球”之间的选择时,这样问自己。最后,抱着“看看自己到底是什么程度”这样简单的想法,施婕经过父母的朋友介绍,去了德国的乒乓球俱乐部继续打球。

带队获奥运银牌,女乒大换血。而德国队的希望之星、1992年出生的弗朗西斯科没能入围奥运阵容,则多少有些令人遗憾。他在2014东京团体世锦赛入围德国队四人名单且表现优异,仅在决赛输给许昕一场球。2015年苏州世乒赛弗朗西斯科进入男单八强。弗朗西斯科曾经是罗斯科夫心目中里约奥运第三人的最佳人选,他也在国际比赛中有意识地安排其与波尔、奥恰洛夫配对双打进行演练。在出征2016吉隆坡世乒赛前,罗斯科夫曾赞赏弗朗西斯科,“我非常看重欣赏他在大赛中的冷静”。然而本届世乒赛上,在波尔、奥恰洛夫两位主将缺阵的情况下,这名小将没能担起德国队的重任,在最关键的一场对决英格兰的比赛中负于对方3单选手,输掉致命一分,在赛后采访中他承认自己压力过大。由于状态不稳,他是德国队在本届世乒赛小组赛中上场机会最少的队员。

  1989年,21岁的施婕是德国俱乐部里最年轻的中国选手,个子高高的她在俱乐部所有人看来却还只是个小孩儿。施婕到德国居住的第一个城市是个小镇,后来移居到奥格斯堡,“现在对我来讲,奥格斯堡就像我在德国的故乡。”

罗斯科夫补充说:“奥运会是非常特殊的比赛,要考虑到运动员的经验。另外,斯特格与波尔或奥恰配双打都是不错的选择。在提名上做出决定是非常困难的,但这就是奥运会。”

  一个赛季打下来,施婕只输了三场球,不但奠定了自己在甲级队的主力位置,还引起了德国乒协的注意。4年后,她入选了德国国家队,“作为德国队的第一个中国人,我不想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,样样都会尽力做到最好。”1993年,施婕还在德国全国锦标赛上获得单打冠军,第二年她代表德国队站在欧锦赛的赛场上,获得团体第二名的好成绩,在团体赛中施婕场场独得两分,一场未输的战绩轰动了当时的欧洲乒坛,同年欧洲12强赛她又夺得单打冠军。

而对于奥运会替补选手目前还没有定论。罗斯科夫澄清,“我们没有四号,只有3a和3b,整个参赛团队有4人,但任何人都要做好准备做替补,因为可能会出现伤病问题。”

奥运会,用我的失败帮助队员成功

图片 4

  1996年,施婕第一次参加了奥运会。“那算是我比较伤心的经历之一。”施婕回忆道,1996年德国女队第一次拿到欧洲团体冠军,施婕也拿到了当年欧锦赛的单打冠军。“所以觉得自己的状态很好,非常想打好奥运会。”在她心中,奥运会是个梦想,更是一次机会,奥运会中国队员参赛名额只有3人,打其他协会的选手她有信心,因此很想在这个大赛中获得好成绩。可是等真正进入奥运村的时候,施婕却感觉人怎样都兴奋不起来。

反观女队,参加伦敦奥运会的吴佳多、希尔贝雷森、伊万灿没有一人入选里约奥运阵容。德国女乒主教练说,“我们主要是依据世界排名进行提名,报名的这三名队员在近期的比赛中表现出色,也为她们的队友带来强大动力。”目前,韩莹、索尔佳、单晓娜世界排名分列11、13、18位,实力不俗。这三名队员也是去年欧洲运动会德国队女团夺冠的原班人马。索尔佳是欧洲女乒的超级新星,她曾在去年世界杯连胜冯天薇、福原爱、李佼获得女单第三名,为德国队进入吉隆坡世乒赛八强立下头功。削球手韩莹曾在去年国际乒联巡回赛中两度战胜陈梦,总决赛也为丁宁制造了不小的困难。单晓娜是当前乒坛稀有的直板正胶打法,也具备一定爆冷的潜力。

  2000年施婕第二次参加奥运会,“不要再犯四年前的错误。”施婕这样想着,减少了自己赛前集训的训练量。可惜的是她依然没能掌握好调节训练量与兴奋点的节奏,“其实我还是犯了同样的错误,我已经比打亚特兰大奥运会时大了4岁了,只减一点训练量是不行的。”悉尼奥运会结束后,施婕与德国乒协商量,退出了国家队。

接下来的两站中东赛事,科威特公开赛与德国全国锦标赛撞车,乒协决定男队只派出波尔和奥恰洛夫两人参加单打,女队也只派出三名奥运阵容。随后的卡塔尔公开赛国家队将全员出动,其中波尔和斯特格配对双打,奥恰洛夫只参加单打比赛。目前奥恰洛夫仍在康复中,针对腰伤的治疗计划已经过去两周,他在社交媒体透露自己已经开始拿起球拍进行低强度练习。

  2012年德国多特蒙德世乒赛前,施婕做了德国女乒主教练。带领德国队参加里约奥运会前,施婕对她的队员们说:“我参加过奥运会,但每次打得都不是很好,在奥运会上,我没有过成功的经历,但我知道失败是怎样的,知道哪条路是错的,我绝对不会让你们犯我当年的错误。”

  果然施婕这几次“撞南墙”的奥运经历,对队员们参加奥运会有很大帮助。德国女队此前没有在奥运会赛场上拿到过奖牌,里约奥运会收获的银牌,创造了德国乒乓球的历史,也完成了施婕的心愿。“当运动员时,我没能拿到奥运奖牌,做教练后,把自己的经验传授给运动员,获得银牌是对教练最大的承认。我种种失败的教训,终于帮助她们获得了成功。”说完这话,施婕不好意思地笑着补充,“以往接受的教育都是做人要谦虚,但在这件事上我就不谦虚了。”

文化混血儿,生活幸运儿

  施婕一直说自己是一个“文化混血儿”,她接受中国的训练和文化教育,也接受德国的人的处事方式,因此她的执教风格是“中西合璧”,既和队员们是朋友,又会坚持把自己的训练理念传递给她们。用施婕的话说,这叫“把中德文化的优势结合在一起”。聊完了打球和执教的故事,施婕笑着总结道,“我经历中的‘坑坑洼洼’都是在乒乓球赛场上,在生活中我真的是个幸运儿。”

  现在让施婕再回忆从小到大的心路历程,她会真诚地说:“在中国训练时的确有一段时间有点消沉,我是一个比较努力的人,但是在河北队没有能力去参加比赛,所以开始怀疑自己、否定自己。在德国的这段经历对我来说是一笔很大的财富。我现在觉得,自信在生活中是非常重要的,因为当你在精神上相信自己的时候,你能解决很多困难和问题。人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‘坑坑洼洼’,你相信自己有能力迈过去,就会发自内心地自信和开朗。”

标签:

Your Comments

近期评论

    功能


    网站地图xml地图